当前位置:首页?>?文物?>?文艺鉴赏
单位里的鸟巢
来源:钱玉亮来源:钱玉亮
发布时间:2014-03-11 00:00:00
【字体:

似曾相识燕归来。春风一吹,燕子又来了,已连续三年,燕子在我们博物馆门厅平台上筑巢安家,养儿育女。

一开始我好生奇怪,燕子咋也跟人学往城里跑了?人到城里来是打工、淘金、寻梦的,你到城里来干吗?城里全是钢筋水泥的大楼,全是汽车尾气,哪有你生存的空间?“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燕子家家入,杨花处处飞”,燕子应在乡间村舍,应在杨柳池塘边差池双翦,贴地争飞。“双飞燕子几时回?夹岸桃花蘸水开”,乡间天地多大?乡间多有诗情画意?

后来想到幼年唱过的一首儿歌,我才有所憬悟,“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你为啥来,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我们博物馆的大院,就我们这座城市而言,当然无愧于“这里的春天最美丽”。我们有前后两个院落,前院有两大片草坪,后院有茂密的杂树繁花。追踪春色,谁也比不了燕子。

燕子真是能工巧匠。儿时在乡间看燕子窝,都是在梁上,而我们博物馆平台的天花则是无根无绊的,按理是没法筑巢的,但两只小燕子成双入对,夫唱妇随,倏地飞出,又倏地飞回,忙忙碌碌,一口泥一口泥,硬是垒出了一个属于它们的爱巢,而且这巢垒得精致而坚固,让人见了无不由衷地感叹。

可感叹归感叹,但我一直认为,燕子选择我们这儿筑巢不妥,我们这儿不是寻常百姓家,我们这儿是单位,是精神文明建设的窗口,每天都有不少人出出入入前来参观,燕子报春也好,勤劳也好,捕捉害虫也好,无论是怎样的好鸟,也不太适合在这儿筑巢。有碍观瞻罢了,吱吱喳喳罢了,在人肩头上飞来掠去也罢了,但哪一天它要把粪落在观众身上,尤其是落在重要的领导人的头上,我这个小馆长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我曾叫门卫老刘头捣了,可老刘头拖着一直不捣,还替鸟巢说情,说在他们乡间,燕子上谁家筑巢,谁家一定兴旺发达,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呢。在老刘头的拖延下,忽然有一日,鸟巢沿口竟冒出了几只嘴比脑袋大的雏燕,在嗷嗷待哺。生命生生不息,燕子有了自已的下一代了,看到两只燕子衔食喂哺的情景,我要捣鸟巢的心,一下子也软化了,动摇了。我知道燕子是候鸟,想,不捣就不捣罢,等小燕子长大了,天凉了,不捣它的巢,它也会举家南迁的。

燕子也是最有情义的鸟。“春色遍芳菲,闲檐双燕归。还同旧侣至,来绕故巢飞。”这是唐诗中的句子。第二年一开春,燕子双双就又来了,衔泥、补巢、呢喃,飞过来,追过去,打情骂俏,旁若无人地过着它们的日子。老刘头人老心细,每天傍晚放了个纸箱在鸟巢下等粪,第二天一早撤走,白天没事,便一遍一遍用拖把拖平台,拖得光鉴照人,不给我颐指气使的理由。不仅老刘头,单位里的一帮己人到中年的女士们,上班来一见燕子,立马纯情得像小姑娘,一脸的妩媚,说,小燕子小燕子。一看到女士们如此赏心悦目,我怎么能倒行逆施,怎么能忍心去摧残她们那“一脸的妩媚”呢?心想,不捣就不捣罢,等小燕子长大了,天凉了,不捣它的巢,它也会举家南迁的。

又是一年春来到,今年已是第三年了。“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今年不但相识的来了,不相识的也来了,平台上除了旧巢,又来了两三对燕子在一旁垒起了新巢,天呀,它们竟将我们博物馆平台建成它们的“别墅群”了!一时间,院中的草坪上,偌大的门厅里,到处是翩飞的燕子。

“到处莺歌燕舞”,这是形容蓬勃兴旺,形势一派大好的词,我真的打心底里喜欢这个词。燕子们如此青睐我们博物馆,我也知道,这是由于我们馆几年来注重环境的结果,和精心构建和谐的结果。燕子是有灵性的,它知道我们博物馆的女士们个个心地善良,先生们个个有知识有文化,因此,在我们这里安家筑巢它们无忧无虑。事实也正是如此,三年了,它们的巢一直没被捣毁。但说实在的,没有被捣毁,也别以为我爱你们有多深,我的隐忧在与日俱增,千叮咛万嘱咐一句话,你们不能把鸟粪落在前来我们这里参观视察的领导同志的头上,我们这里是单位,不知你们燕子知道不知道单位是怎么一回事?



版权所有:滁州市博物馆 地址:滁州市龙蟠大道99号 电话:0550—3038962
今日访问量 1 昨日访问量 52 总访问量 99325 技术支持:滁州中天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