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物?>?人文历史
乌衣镇历史之《乌衣文韵》第二篇【战争篇(下)】
来源:滁州市博物馆来源:滁州市博物馆
发布时间:2015-07-29 00:00:00
【字体:

《清流河畔的枪声》

? ?? ?? ?? ???——黄文华


十八迈事件始末


? ?? ? 在八年抗日战争的蹉跎岁月里,饱经祸难的古镇乌衣,爆发了一场轰动一时的“十八迈事件”——袭击日军南炮楼。给驻守在津浦线上浦蚌段的日军以当头棒喝,给古镇乌衣在如火如荼的八年抗战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章。今追述于后:


袭击日军南炮楼


? ?? ? 乌衣伪警大队副队长袁明举素与其队长王乾瑾不和,袁终日盘算着与王分道扬镳,另起炉灶。于是便暗中投靠了他的师父闵瑞延(闵,时任南京顽行动总队第14支队长,驻守江浦西葛村)。闵向上司顽江浦县府秘书姚敬涵禀报了此事。经指示,可以接纳袁的投靠,但要袁拿出忠诚表现。袁、闵为立功表现经日久慎思反复周密研究谋定了行动方案,寻找契机。一次,乘乌衣伪警察大队队长王乾瑾去南京办私未回之际,当晚将蓄谋已久的全体参战人员集中在西葛彭大先家聚会计议,布署行动方案并提出了具体作战要求和注意事项,郑重宣布了对乌衣至东葛交界点新华十八迈处——日军南炮楼,进行一次歼灭性的袭击。


? ?? ? 次日,1939年夏八月的一天上午,历经袁、闵双方配合把早就选拔了精明强悍的20多个参战人员化妆成警察大队护路巡查人员,在袁的带领下,打着红白小旗,向十八迈日军南炮楼进发。津浦铁路是当时南北交通唯一的大动脉,插有日本国小旗的装甲车不时神出鬼没的巡弋在轨道上,日军十八迈炮楼耸立在铁路旁,显得恶风刺骨,杀气阴森,象狰狞的怪兽监视着大地,其气氛使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袁与往常一样,不慌不忙地把队伍带到了日军炮楼边,用日语跟哨兵寒暄起来。日哨兵按任何人不得在炮楼附近长时间逗留的规定发出了逐客令:“开司,统统的开路一马司。”袁凭借着素日与日军熟悉的条件毫无开路的意愿,便急中生智和哨兵继续抽烟攀谈,以便拖延时间,寻找契机。这天恰逢天阴,天空乌云密布,说来也天从人愿,真是人在做天在看,顷刻间雷鸣电闪,风雨交加,袁趁机向众人使了个眼色,警察队员们心领神会,借大自然雷雨交加的东风一窝蜂地全部拥进了日军炮楼。


? ?? ? 进入炮楼后,发现日军正在开午饭,有的猜拳行令,有的交头接耳,有的喜笑逗乐,乱作一团。袁镇静了一下,觉得时机对行动有利,便打了一个一对一,各就各位的手势,众人按照事先各自分配的任务上前与日军搭讪。兵贵在神速袁审时度势出其不意地突然高喊一声,杀!众人手疾眼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里应外合,割断电话线,打死哨兵岗,击毙小队长……一瞬间,17名日军犹如瓮中之鳖倾倒在血泊之中。从行动开始到战斗结束共只花了10余分钟时间,日寇被全歼。共缴获日3.8式大盖枪16条,短枪数支,捷克式机枪一挺,子弹千发,手表日用品等若干,并取下了日军小队长的首级,捷足登程至黄圩赵桥,稍加休整后经芦庄乘舟达吴港转往江浦县境。


乌衣、南京在大搜捕中


? ?? ? 日军十八迈炮楼被端,由于打扫战场疏忽,竟漏网了一个日军文书教官西本律三,故而不到半小时乌衣日军红部便得知了情况。当任日军竹内太警闻讯后,失魂落魄,当即电告上司,日驻滁宣抚班。班长荒井喜七郎闻讯后,如坐针毡,急电告南京日本宪兵总部,于是,一支由日伪配合的搜捕队在乌衣、南京一带伸出了魔爪,肆无忌惮的残害了无辜。


? ?? ? 乌衣方面:红部日军紧急集合,竹内太警带领着敌寇及一帮汉奸队伍像丧家犬一样直扑十八迈,但见尸横遍地,血洗楼池,除丧心病狂外,并无所获。当晚乌衣全面戒严,交通要道人行路口增兵把守,所有敌炮楼全部架上机枪,东西门楼还分别增派了“牛腿”炮队。此外,还在浦蚌增调数名日军驻乌督导。百姓只准进,不准出。商业停止,门户关闭,民户断烟,街巷凄凉。只能听到巡逻日军的皮鞋声、马蹄声,整个氛围预示着要有灭顶之灾降临。


? ?? ? 由于袁明举事先考虑到不给家住乌衣的警察大队队员带来后患,所以没有安排他们参加这次行动,但外地的警察大队人员已预感到生命危急,家住外乡的警察闻风逃离,家住乌衣的挂念着妻儿老小束手待毙。当时家住乌衣的马凤元等人被日军和汉奸五花大绑押到红部。警察大队长王乾瑾的三个孩子,除一大儿被肖占清的母亲收藏在草堆里未被发现外,其余一小儿、一女儿均被收押到红部。更为惊人的是,竹内太警气急败坏,歇斯底里的扬言:乌衣的良民统统的坏了坏了,统统的死啦死啦!疯狂的日寇要扫平乌衣,鸡犬不留。十八迈漏网的日军文书教官西本律三再次报告太警:四河子(即十八迈)是袁明举带人干的,街上的百姓没有去,加之当时的伪区长尹亚功是乌衣人,其家属和亲友大部分在乌衣居住,他见势不妙便去滁城找他的挚友伪县长黄兴农出面与日驻滁宣抚班长荒井喜七郎进行斡旋,乌衣百姓才免遭横祸。


? ?? ? 南京方面:十八迈事件发生的当晚,日军驻南京的警备、宪兵司令部和伪警察署同时出动,在各码头和交通要道口搜查良民证,发现有良民证的乌衣一带百姓统统缉拿,午夜这群刽子手分别又在南京市红福、全福、宁兴等客栈共逮捕10余人。他们中乌衣方面的有:王乾瑾及妻、金臻太、谢大志、宋庭玉、马凤祥、钱大姑娘。全椒方面的有:黄栗树的尤国华、周家岗的张庭秀(王乾瑾的徒弟)、界首的杨大姑娘。当场他们被五花大绑押到新街口宪兵司令部,集中关押在一楼。第二天,经过一番拷打审讯,因他们中没有一人参加十八迈行动,所以毫无结果,当晚又把他们关进了地下室。经过一个多月的审讯拷打,依然没有结果。除乌衣陈梦九酒店通过南京朋友把他的徒弟马凤祥和邻居宋庭玉举保脱险,尤国华、钱、杨两大姑娘被释放外,其余等人押回乌衣日军红部待以处决。


日寇摆下残酷刑场


? ?? ? 1939年10月的一天,古镇乌衣和往常大不一样,乌云朦胧,寒风瑟瑟,一片寂静,杀气冲??天。一清早,从日军红部到十八迈沿途布满了日军、日伪宪兵、伪军、警察、自卫团和便衣队。个个荷枪实弹,武装齐全,显得杀气腾腾!戒备森严。百姓为之大失声色。一支由竹内太警领头的马队,身着军风衣,手带白手套,足蹬马靴,腰挎东洋刀,似凶魔恶煞一般。11名五花大绑的中国百姓,背插亡命牌,跌跌撞撞尾随在日军的步兵队与机枪队之间,途径长街、东门楼、火车站直抵十八迈。十八迈位于乌衣火车站东南3.5公里处,时日显得阴风阵阵,日月无光但又是那样的万木肃穆,悲壮凄凉。当11名五花大绑的百姓被押到刑场后,在日驻滁宣抚班派员监督下,竹内太警一声令下,随即跳出四个日寇杀手,将王乾瑾的一儿一女踢到在地,四个杀手分别两人紧攥着手脚,将两名无辜的小生命活活的用刺刀连撕带刺成四半。接着竹内东洋刀一挥,又跃出一群恶魔,在嘶哑的狂犬声中将9名无辜者一个一个用刺刀直捅心脏后,又在他们身上各布了几枪,顿时全倒在血泊之中。最后还把张学良的人头取下,拿到他的家乡来安三城乡伏家湾示众三天。


汉奸出卖,袁明举死而无憾


? ?? ? 袁明举率众干掉十八迈炮楼日军后,向顽江浦县上交了战利品受到县府秘书姚敬涵的夹道欢迎和热情款待,并分别论功行赏。又委任袁为南京行动总队十四支队下的一个大队长,在江浦县的汤泉一带过着游击生活。日久天长袁因征收地方税维持队饷与地方一些散兵游涌及官方势力常发纠葛,显得处境困难,后因袁的师傅闵瑞庭投靠汪伪政府后,在一次清乡扫荡中被击毙,袁料到自己在江浦已无立脚存身之地,于1941年春经其部下黄夕明(公称:小黄三)联系,改换门庭来到来安县水口区投靠伪区长王宁道并认其为干父。王认为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乃鸣炮设宴欢迎袁、黄来投。


? ?? ? 时隔不几日,王宁道前往来安县城,把接纳袁明举一事向其师傅,伪来安县长侯堂生禀报情况。候听了大吃一惊,对王说:“袁明举是个祸根,日本人到处缉拿他归案,我们都是靠吃日本人饭的,这样下去你我全家性命难保!”于是,两人将计就计,设下圈套,向日驻滁宣抚班报告了此事,当天一辆载着日伪宪兵、便衣队的汽车,由王宁道带队,驰向水口伪区府。王宁道一到水口便稳住了袁,对其说:“候县长很敬佩你,今天特地派人派车来要把你接到县城另有重用……”一面对其好友黄夕明说:你上街给我买一包老刀烟,并使了个眼色示意叫黄逃跑,黄不明其意上街回来说街上没有你要买的香烟。此时,日特工便衣队等将袁黄两人请上了汽车,哪知汽车直驰滁县老八中日驻滁宪兵总部。袁、黄两人接受的是酷刑拷打,等待的是极刑的降临。数日后两人被押到乌衣日军红部。


? ?? ? 次日清晨,日军红部虎狼成群,魔鬼结队,将袁黄两人五花大绑,背插亡命牌,游街示众。途径猪市巷、大桥口、小桥口、范家巷、东门楼,由后街向西山头刑场而去。一路上地保张大在前面鸣锣开道,还不时地高喊着:“叛匪袁明举今日处决,皇军有令,百姓听着,有冤的去伸冤,有仇的去报仇!”只见袁明举上穿黑襟衫,下衬白绸裤,脚穿黑布鞋,头戴礼帽,昂首阔步,也不时的高喊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国民党万岁!三民主义万岁!老子再过20年又是一条好汉。”日军的马蹄声、皮鞋声、地保李三的开道声加之袁的呐喊声,使乌衣三里长街似一叶小舟在狂浪中颠簸。


? ?? ? 进入西山头刑场后,围观的千余名群众被驱赶到界外,神情恍惚,呆若木鸡。众日寇立即把刑场团团围住并闪了一个缺口,只见不远处竹内太警带一马队杀气腾腾奔驰而来。此时,袁明举如立地金刚,神态自若,怒视日寇。竹内问小黄三:“你的,要快快的死?慢慢的死?”小黄三软若泥团,明白竹内的意思,痛哭流涕的说:“要慢慢地死。”(意思是要保留全尸)竹内一挥手过来一个日兵,恶狠狠的举起带刺刀的枪,只听啊——嗨!刺刀从黄的前心穿过了后心,日寇拔了刺刀,只见鲜血顺刀而流,刀一回,黄倒在地下,接着又布了几枪。可怜的黄夕明命丧黄泉。此时只见竹内下了战马踱步到袁的面前向天阴笑了一下,刷的一声从腰间拔出了明亮亮的日本东洋刀,又慢步踱向带有亚细亚字样的方形洋油桶前,把刀向油桶里沾了几下水后,快步走向袁明举的背后,把刀晃了几晃,突然把袁踢跪在地,只听呀——的一声刀光腾空而起,猛地顺势而落唰的一声,袁明举人头落地,颈部的鲜血一飞冲天。一代抗日风云人物,就这样在日寇的屠刀下,结束了他28个春秋。

?



版权所有:滁州市博物馆 地址:滁州市龙蟠大道99号 电话:0550—3038962
今日访问量 1 昨日访问量 52 总访问量 99325 技术支持:滁州中天科技